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西甲 > 做为天津球迷,我为什么希望泰达队降级?(深度)

做为天津球迷,我为什么希望泰达队降级?(深度)

时间:2018-11-04 19:03:11  来源: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你知道天津泰达是一个怎样的俱乐部吗?

足球俱乐部是一个向公众提供足球竞技表演服务及相关产品的企业化组织,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法人实体。它的使命,就是通过最大限度地满足公众对足球比赛观赏娱乐的需要来实现企业价值的最大化,要实现俱乐部价值的最大化,就必须不断提高其产品(足球比赛)质量,吸引广大消费者(球迷),进而提升企业竞争力。

遗憾的是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既不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也无法提高其产品质量,吸引哪怕是天津的消费者,企业竞争力低下。


2015年中超联赛第13名、积31分,最后一轮惊险保级。成为进入中超联赛以来最差的一支天津泰达队。这一年年初,权健集团成为天津泰达队赞助商,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迎来了变革的一次历史机遇。年中,权健撤资,泰达俱乐部继续在旧路上蹒跚而行。如果说前些年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的投入在中超联赛处于中下游,与成绩基本成正比。那么2016年投入超过5亿元,2017年投入7亿元(排名中超第5),2018年投入排名中超第四,球队却依然年年在最后时刻惊险保级,乃至今年一只脚已经踏入中甲,投入已经不能解释这家俱乐部的问题了。


青训问题,是天津泰达队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几乎年年提,但始终没有改观。王秋明、郭皓、杜佳尚、杨泽翔、毛彪、惠家康、周燎、范柏群、李源一等人,除了惠家康谁能独当一面?远走葡萄牙。如今天津泰达队的后备力量几乎为零。

缺投入、缺青训说到底如今的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最缺乏的便是管理。正是因为缺少合理的规划、科学的管理,导致种种危机步步紧逼。但管理仅仅是管理者一个人的责任吗?

2015年11月23日,津门足球最具争议的经理人李广益“下课”了,由天津泰达城市轨道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应钦接任。

“下课”,对于李广益来说竟然成为了一种解脱。他卸任后对记者叹言:“这些年真不容易,谁干谁知道,现在总算卸下这个重担了。”

李广益和泰达落后的足球观念和经营理念曾广受批评,天津的一些足球名宿甚至认为李广益是天津足球近些年衰落的“罪魁祸首”。在中超格局突变、足球改革不断、体育产业迎来黄金时期的当下,泰达依然墨守成规,小本经营,不求上进,极大拖累了天津足球。

那么被寄予厚望的在“大项目建设管理和公司经营治理方面经验丰富”的高应钦又能否带领天津泰达迎接挑战,驶入正轨吗?答案是,旧伤尚未抚平,又遭新的重创。

高应钦上任后,最大的改变是投入大幅度提高,坚持不变的是成绩萎靡不振。

2017年7月3日,上任一年半的高应钦宣布离任,俱乐部新任董事长董文胜走马上任。


泰达俱乐部前董事长高应钦

内部人士透露,自介入职业足球俱乐部管理以来,高应钦越来越发现个人理想与现实差距有点大,很多俱乐部决策在实施过程中并未达到预想效果,有点心灰意冷。高应钦萌生退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向泰达控股高层正式请辞,也有一段时间。

新任董事长董文胜

新任董事长董文胜,此前是滨海新区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又是一个门外汉。

如今,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鲜有先人一步的探索之举,人才培养更是青黄不接。球队人气与同城兄弟球队权健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足球俱乐部具有企业性和公益性的两重性。企业性要求俱乐部按照市场经济规律与其它企业一样来经营运作。公益性要求俱乐部为丰富群众的娱乐生活,提升某一城市或地区的影响力做出贡献,完成属于公共领域的使命,具有一定的社会公益性质。

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几乎没有企业性可言,既没有经济效益可言,也没有对泰达股份企业知名度、美誉度有多少正面提升。泰达投资足球本就是一纸行政命令。但不可否认,泰达足球队曾给天津球迷带去无数欢乐和牵挂,丰富了群众娱乐生活,提高了城市影响力。它的公益恭喜不容泯灭。

实现企业价值的最大化是职业俱乐部的核心使命,追求社会价值是由职业俱乐部经营行业的特殊性决定的,是为完成核心使命服务的。取得胜利是手段,赢得市场是目的。理想的成绩,精彩的过程是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相统一的基础。

缺少胜利,失去球迷,失去市场,积重难返的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即将在在俱乐部20周年的2018年降入中甲。天津足球需要的是国退民进,天津需要市场配置资源,如果足球不与行政命令彻底切割,我们宁愿独爱权健,忘记泰达。